Consultant

members login

最新

普法职能“虚”变“实”“软”变“硬

2018-09-03 08:37

  “群众‘不信法’就是你们的责任,是你们普没有把工作做好。”几年前,在渝北区常委会组织的一次工作调研活动上,一名参会者把矛头直指区法宣科科长华彩。

  对于类似的场景,工作在法制宣传一线的法宣科科长们并不陌生。尽管“谁执法谁普法”一直都在提,但各单位总认为普法并不是他们的职责。然而,只靠法宣部门这匹“小马”又如何拉得动普法这台“大车”?

  面对普法困境,重庆选择迎难而上。2013年,重庆“落实普法主体责任”被第一次提出,2015年,市委常委会审议通过实施方案,随后,各部门普法责任清单被迅速落实,普法形式和载体也不断创新。

  如今,重庆普法实现由过去“独唱”向“大合唱”的转变,构建起“群马”拉动“大车”的普法大格局,形成“谁执法谁普法”的新常态。

  李红记得,由于人手少,那时搞普法更多地在于营造氛围,重形式、轻内容,尤其注重抓重要节日搞集中普法宣传。每次集中宣传,为调动相关单位共同参加,都得以区委名义下发文件,明确哪些单位参加。而参加的单位并不认为这项工作与他们有多大关系,主动性并不高,常常是印发些资料做做样子应付了事,并没有从工作实际需要出发,更谈不上有计划、有目的、有针对性。

  “六五”普法伊始,重庆为推进普法工作落地生根实施了“六大文化工程”和“普法重点工作项目化管理”创新举措,这些举措带来了重庆普法工作新面貌。

  一些区县和部门工作由于当地党委的重视和其他部门的积极支持配合,任务完成得非常出色。但是,有的工作成效不明显,如对各区县要求必须要创建文化主题公园,有的地方至今毫无动作。

  2013年3月始,重庆开展“重庆建设”全面调研,4月23日,负责“重庆建设之全民守法”调研分课题的市副局长陈明辉带领调研组来到永川,参加由永川区牵头组织的调研会。

  也正是在这个会上,“落实普法主体责任”被第一次提出,与会人员一致认为,当前的“谁执法谁普法”仅仅是一种工作,并没有上升到责任,所以就谈不上落实。

  调研会后,永川区以此为契机,就落实普法主体责任进行全面动员部署。区委常委、委刘义全亲自作动员报告。

  但接受过程并不那么顺利,不少镇街、部门领导思想一下子还转不过弯儿:“事都让我们做了,还要你做什么?”

  经过进一步地座谈、讨论,情况逐渐得到扭转,大家对普安排的工作不再推三阻四或应付了事,有的还主动作为打造宣传亮点。

  就在永川如火如荼推进主体责任落实的同时,在位于主城的渝中区,时任区局长卫强正在普法责任落实上下大力气。

  通过多方努力,渝中2012年在区里的综合目标考核指标中争取到了0.5分的分值用于普法工作考核。有了考核通报这个武器,渝中区普的职能由“虚”变“实”,由“软”变“硬”,普法亮点层出不穷:创建重庆首个文化主题公园、最早开始打造动漫电视、最早在网上实施市民擂台赛。

  永川和渝中等的积极探索与践行,进一步推进了“落实普法主体责任”成为各地改进普法工作的突破和呼声,并被作为全国普法调研的重庆司法部。

  2014年10月,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实行“谁执法谁普法”的普法责任制。

  重庆及时跟进,市委四届五次全委会审议通过了《委关于全面推进依市的意见》,成立了以市委孙政才为组长的全面推进依市领导小组,组建了6个专项小组。

  以市委原常委、宣传部部长燕平任组长的大力推进全民普法守法专项小组紧急行动,对落实“谁执法谁普法”普法责任制层层动员部署。经市委常委会审议通过后,市委办公厅、市办公厅联合向全市印发《关于构建“谁执法谁普法”普法格局的实施方案》。

  与此同时,由市法建办变身而来的市普及时转换角色,全力推进“谁执法谁普法”高效落实。

  2015年4月22日,普召开了市级单位普法工作目标责任制实施推进会。2016年上半年,全市各区县全面完成了区县普法责任清单的编制工作。在征求相关部门意见后,组织编制了《市级部门普法责任表》,确定了77个市级部门的重点普法内容和普法责任,建立起了市和区县两级责任清单动态管理机制。

  全市各区县、各部门每年根据普法责任清单,编制申报年度普法计划,由市普组织专家评审、考核,并向社会公布接受社会监督。各级部门皆有“责任田”,每个单位都有“承包地”,真正做到了普法责任“包产到户”。

  2016年,经过积极争取,将普法责任制落实情况纳入了市级部门综合目标考核,纳入市委市工作督查内容,加大了对各部门的责任倒逼。

  “考核评价机制是一个好的‘指挥棒’,如果没有这样一个‘指挥棒’,就不能有效得起到引领和激励作用,很多工作很可能就流于形式,最后达不到我们的预期效果。”普主任、市局长林育均说。

网站统计
RSS